2018 年金融密碼學會議 探討比特幣和以太坊各方面的「去中心化」程度

Coin 早換店

即時訊息

精選全球最新資訊 提供幣友最新消息

2018 年金融密碼學會議 探討比特幣和以太坊各方面的「去中心化」程度

2018-03-07

文章引用自:http://blockcast.it/2018/03/06/major-blockchains-are-pretty-much-still-centralized-research-finds/


上周在加勒比島嶼古拉索島舉行的「2018 年金融密碼學」(Financial Cryptography 2018) 會議上,研究人員討論了兩個最大的加密貨幣協議──比特幣和以太坊的去中心化特性,以及他們的不足之處。

而由倫敦大學學院 (UCL) 的研究人員發表的新論文《平等社會還是仁慈專政:加密貨幣治理的現狀》更深入探討了這個話題,他們統計了有多少開發者參與並註釋了加密貨幣程式碼庫。

首先,研究人員觀察了「提交」,也就是開發者對程式碼庫進行的一系列更改。根據該論文,比特幣核心軟體中 7% 的檔案是由一位開發人員編寫,而以太坊中則大約有 20%是由單一程式設計師編寫的。

因此,該論文作者之一 Sarah Azouvi 說,這表明以太坊相較比特幣在這方面更加「中心化」一些。

這是一個有趣的觀點,因為它與現在以太坊社群內發生的激烈辯論有關,爭論的雙方正在就改良提案 EIP 867 進行交鋒。

EIP 867 期望通過軟體變動來建立一個更容易恢復丟失資金的流程,這是一個引起爭議的話題,它可以追溯到 2016 年的 DAO 駭客攻擊事件,當時以太坊開發人員決定撤銷交易來歸還受害者的資金。

然而,儘管 GitHub 上經常發生許多類似的討論,但涉及的總體用戶數量並不是太多。Azouvi 說:"現在仍不是很多人,他們多半只是到處發表一些評論,參與討論的大多是這些少數人。"

決策者
但是以太坊關於資金遺失的爭論並不是古拉索與會者提出討論的唯一原因,論文強調的另一個原因是治理,因為以太坊大多數的主要程式碼更改仍然由創建者 Vitalik Buterin 自己編寫。

根據論文提供的統計數據顯示,Vitalik Buterin 提出了 13 個改進方案,其中 11 個被接受或最終整合。Azouvi 說道 「他從其他人中脫穎而出」。

這項數據並不令人意外,因為這已在社群中爭論一段時間了。許多人認為在被稱為去中心化的區塊鏈網路上,Buterin 擁有過多的權力。

甚至以太坊擴容協議 TrueBit 的創造者 Jason Teutsch 都開玩笑表示,讓被問及以太坊的治理時,可以靠 Buterin 去處理所有事情。而較嚴肅的說法則是,他認為最近的辯論只是顯示了治理的艱難,通常情況下沒有辦法讓每個人都開心。他說:"這是一個難題,它發生在每個治理系統中。每當事情發生變化時,總會有人不快樂。"

情況並不罕見
然而,儘管治理似乎比人們期望中的更加中心化,但 UCL 的研究人員指出,這並不罕見。

例如,以太坊和比特幣的開發者與其他開源項目 (如程式語言 Clojure 和 Rust) 具有類似的參與程度。Azouvi 說:「儘管社區注重去中心化,但情況並沒有那麼不同,它們都表現得非常相似」。

此外,該論文也承認,「通過查看程式碼或查看特定來源來衡量中心化程度」本質上是受限的。

而就這個主題,一些來自「IC3」(計算機綜合能力考核) 的研究人員也在會議中指出,仍有技術方法可以衡量加密貨幣項目的去中心化程度。

他們研究了區塊在網路中傳播所需的時間,以及節點的地理分布,確定了以太坊在這兩個方面優於比特幣。

另有一位與會者補充了另一個觀點,指出加密貨幣經濟的去中心化也是一個重要因素,這點在會議中被研究者們忽略了。

投票權
隨著人們對加密貨幣網路去中心化的興趣日益濃厚,他們可能會認為解決方案也在會議的討論範圍之內。

然而,會議中的研究者和開發者對於以太坊和比特幣面臨的問題基本上保持中立,並表示他們希望避開相關協議的決策。

Azouvi 提到了以太坊最近的辯論並表示:「我不想採取政治立場,我對技術解決方案感興趣,但我不打算選邊站」,同時指出更好的投票機制也許是化解爭議的可行方式。

她也回應了 Teutsch 所說的話,表示以太坊可以從更正式的治理模式中受益。但困難的地方在於,就算人們想要有一個更正式的決策機制,但由誰來制定是個難題,而由誰來投票又是另一個問題。

她建議,讓每個可以投票的人都有投票權,但也指出啟動投票可能會產生更多的難題:"投票本身就是個難題,但它是有意義的。"